励志社

          
 
  文/知足    
 
  位于南京中山东路黄埔路口的钟山宾馆内,有三座呈“品”字布局的宫殿式建筑,它在民国时期是一个颇为特别的机构――励志社。提起它的历史,总会给人一种神秘感。
  励志社正式成立于1929年1月1日,其前身为黄埔同学会励志社,为蒋介石模仿日本军队中的“偕行社”组织亲手创办的,社长亦由其兼任。该社社址设于南京黄埔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内,1930至1931年间,在黄埔路口建起了三座重檐叠瓦宫殿式建筑,作为励志社本部。蒋介石、宋美龄经常在此会见中外要人、设宴招待宾客及举办社交、集会和娱乐活动。
  成立时只有4间小木屋,5个干事的励志社,由于得到蒋介石、宋美龄的鼎力支持和扶植,全部经费由国防部下拨,所以发展很快。到1949年,该社在全国各大城市共设有194个分社,并且都是富丽堂皇的大型建筑。南京的总部,南昌、成都的分社,均为抗战前落成的宫殿式建筑。上海的百老汇大厦(现上海大厦)、乐义饭店(现华山饭店)、北京的翠明庄、南京的AB大楼(现华东饭店)等当时的豪华饭店,也都成了励志社的分社或招待所.
 
 
励志社主楼
 
 
  励志社在抗战前于社长下设总干事、副总干事,下辖总务、事工、展业3组。到抗战胜利后,社长仍由蒋介石兼任,但机构已经扩大,在总干事、副总干事下设有秘书室及4个处。秘书室设人事、文书及招待3科;第一处设事工、展业2科;第二处设事务、保管、建筑3科;第三处设出纳、帐务、审计3科;第四处则统管卫岗牛奶厂、下关冰厂、青龙山煤矿、龙潭煤矿、跑马场及中西菜部等6机构。就是这样一个内部设置完备的机构,却不是一个正式的机关,因为励志社的职员享受不到文武官员的铨叙待遇。
 
励志社社员入社须知
 
 
  那么励志社究竟是一个什么性质的机构呢?曾任励志社副总干事的侯鸣皋很形象地用“尖、卡、斌”三字来阐释这个机构的性质。尖者,不大不小也;卡者,不上不下也;斌者,不文不武也。说它不大,是因为它比不上国民党其他党政机关;说它不小,是因为它在全国都有分支机构;说它不上,是因为它仅仅是一个服务机构;说它不下,是因为它的社长由蒋介石亲任;说它不文,是因为它的工作人员可以穿军装,可以领军米,甚至可以享受车船票军人半价的优惠,且主管文官的考试院铨叙部也不认帐;说它不武,是因为专司武官铨叙人事的国防部第一厅并不受理,根本不把它的工作人员当作武官看待。
  这个“尖、卡、斌”机构的主要职能,一是充当蒋介石、宋美龄的内廷供奉机构,二是接待外国来华军政人员,特别是美军顾问团。
 
励志社总章(第四条为“社员戒条”)
 
  作为蒋介石、宋美龄的“御用”内侍,励志社为蒋介石夫妇服务,可谓是全方位的。蒋介石夫妇要看电影,就由励志社派电影队去放映;他们外出各地拍摄的照片和电影,均由励志社电影股专人负责;蒋介石和宋美龄的油画肖像,亦由励志社美术股的人员负责绘制;蒋介石夫妇举办的宴会由励志社的中西餐部操办,宴会或晚会的演出节目,亦由励志社的戏剧股、音乐股操办。
  在为蒋介石夫妇服务过程中,励志社的总干事黄仁霖也是事无巨细费尽心机。1929年举行孙中山先生奉安大典,由孔祥熙任总指挥,时任副总干事黄仁霖任副总指挥。当蒋介石和宋美龄登上中山陵392级台阶时又累又渴,向黄仁霖要汽水喝,由于山上没有汽水,好不容易爬上山的大胖子黄仁霖虽已汗流浃背,却二话没说转身下山,在一个供应站提了几瓶柠檬汽水,又重新奔上山送到宋美龄手中。他虽累得气喘如牛,精疲力竭,却仍然是乐呵呵的,让蒋宋很是满意。
 
蒋介石、宋美龄与励志社人员合影。摄于1929年
 
  在西安事变前,蒋介石偕宋美龄在洛阳避寿,黄仁霖即亲自带领音乐股、戏剧股、电影股及美术股的全体人员,由津浦铁路挂一节蓝钢皮卧车赶到洛阳,为蒋介石庆寿。宋美龄非常喜欢跳舞,却从不参加公共场所的舞会,她只是在公馆里举行家庭舞会,舞伴除她的姨侄女孔令俊外,都是孔、宋金融财政部门的亲信要员,这些也都是由黄仁霖一手安排的。正因为如此,黄仁霖深得蒋介石夫妇的欢心和信任,以致由副总干事当上总干事,及至后来的联勤副总司令。励志社的地位亦扶摇直上,其职能和事务是其他机构不敢染指的。 
  励志社的另一重要任务,就是接待外国军政要员。在抗日战争时期,励志社组织了战地服务团,专门招待美军,接待外国援华抗战的军事人员。抗战初期的苏联志愿空军、苏联军事顾问及苏联支援中国军火的汽车运输队都由战地服务团负责接待。1941年,美国空军(包括陈纳德的飞虎队和十三、十四航空队)和陆军大批进入中国,战地服务团的招待所也随之激增。因此,战地服务团机构也相应扩大,在主任、副主任下设有总务、招待、慰劳、服务四组。随后战地服务团又分成了重庆和昆明两个团部,重庆团部主管前线慰劳和宣传工作,昆明团部主管美军招待工作。当时各地凡有美国空军和陆军的地方,都设有美军招待所,到1949年,全国各地已建有招待所194个之多,床位达8万8千多张,服务人员多达13000余人,且美军的庞大给养亦需战地服务团供给。
 
黄仁霖(左一)陪同蒋介石迎接史迪威
 
  如果接待国外高级军政要员,那更要讲究细致周到。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夫妇在重庆的官邸里宴请来华协调国共冲突的杜鲁门特使马歇尔和十余位中外高级军官。在宴会即将结束时,一位身穿长袍马褂的服务员双手捧着一只点着65支蜡烛的大蛋糕,缓步走进宴会大厅,同时隔壁的房间内演奏出《生日快乐》的优美乐曲,蛋糕送到马歇尔面前时,众人即报以热烈的掌声,一下把晚会的气氛推向了高潮,因为事先谁也不知道这一天正是马歇尔65岁的生日。这场好戏正是由励志社总干事黄仁霖一手导演的,“服务员”也由这位身不离军服的黄仁霖亲自充任。对此,惊奇不已的马歇尔当即夸赞黄仁霖:“我能够看出这是你的杰作,你简直无处不在。” 1947年,马歇尔在给蒋介石的一封信中说:“在中国有两位优秀将军,一位是孙立人将军,是维吉利亚军事学校(即西点军校)的毕业生,也是超群出众的指挥官;另一位是黄仁霖将军,一位伟大的供应者,也是后勤补给军官。”正是得益于马歇尔的推荐,黄仁霖当上了联合勤务总司令部的中将副总司令。
 

上一篇:

下一篇: 第一个获得大英帝国勋章的中国人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