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军官假和尚——钮先铭佛门避难记

          
   文/老书开花

 

  1937年12月12日黄昏,南京城内火光冲天,南京保卫战已进入尾声。位于长江下游上元门附近的永清寺庙门,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击声。开门之际,一名年轻军官仓惶而入。次日,他穿上僧衣,剃去头发,开始了为期近八个月的佛门避难生涯。他便是南京保卫战中任教导总队工兵营营长兼团附的钮先铭。

 

  

日军攻占南京城

 钮先铭 

  

慌乱撤退

  钮先铭,1912年1月生,江西九江人,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后又留学法国,学习军事。卢沟桥事变后,年仅26岁的钮先铭奉命返回国内,参加了淞沪会战。在年末的南京保卫战中,他率部守卫光华门、中山门一带。由于中方守军部队战力和兵力供给的严重不足,南京城在日寇的炮火猛击下,短短一周多便宣告失守。1937年12月12日下午,南京卫戍司令部发出总撤退命令。钮先铭奉命率领工兵营往挹江门方向撤退。

 

教导总队守卫明故宫光华门一带

 

  挹江门作为通向下关江边的主要通道已是人满为患。“逃难的人挤满了城门洞……被挤躺下去的就爬不起来,给踩死在下面……”钮先铭的妻兄,时任教导总队第一旅第二团团长的谢承瑞,便在这场混乱的撤退中,因身体虚弱被拥挤失控的人群踩踏而亡。

  挤出挹江门,来到长江边,钮先铭却发现没有可以渡江的工具。原来,负责守卫南京的最高长官唐生智为表示“背水一战”誓死守卫南京的决心,先前已命36军撤走了几乎所有的渡江船只,导致大量守军被阻挡在长江边上。

  钮先铭在江边苦想办法,却无头绪,手下官兵等待无望也四散自行寻找生路。他找来几根木头扎了木筏企图渡江,但离岸不久后便掉落水中,挣扎中抓住了一根“救命”圆木头,沿江而下,游靠到了更下游的上元门附近。

 

只身藏匿

  由于坚壁清野,所有沿江的民房都已被破坏。上岸后,钮先铭只身找到了一所小庙永清寺,敲开了门。寺庙占地约六亩,庙宇有三小间。庙内三僧两俗,除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和尚,其余均为七十多岁的老者。

  庙里僧俗们一开始并不愿意收留他,怕受牵连而多生事端。钮先铭毕竟是喝过洋墨水的军官,不是粗俗之辈。许是他的温文尔雅和彬彬有礼触动了庙里管事的人,他最终还是被收留了下来。老和尚把僧衣借给他穿,为他剃了发,法名“二觉”。

  随后的日子,日军进行了为期月余的野蛮大屠杀。寺庙的日子也不太平。躲避在庙附近的士兵、老百姓越来越多。日本兵知道有很多军人混入平民队伍,因此不定期的搜查毫不放松。

 

日军在南京城内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

 

  某日,日军例行搜查,要大家出来一字排开。钮先铭是扶着年纪最大的瞎和尚出来的,日本兵头头咕哝了一句“都是和尚?”,但还是对排头的老和尚进行了检查,甚至还用手摸摸眼皮,确认老和尚是否真瞎。钮先铭比较幸运,日军检查了排头的老和尚后,到了他这里便跳过去了。

  排在和尚队伍后面的人中,有在大衣里面穿了一身警服的。尽管他自己解释是因为天冷从死人身上扒下警服来御寒,但日军丝毫不听,一枪便让这名“警察”的脑袋开了花。这是首都沦陷后,钮先铭亲眼看见的第一个被日军虐杀的人。据庙里和尚统计,南京沦陷后,仅小小永清寺周围的尸体便有46具之多。在此期间,钮先铭以和尚身份多次被日军征用,去做运送树枝、绳子等杂活。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钮先铭是迫不得已换上僧衣,做了一名“假”和尚。虽已剃去头发,却无受戒痕迹,可谓身在寺庙,心系部队,他时刻盼望着回到部队中去,回到战场上去。

 

以文证史

  1938年8月,在师父守志的帮助下,钮先铭终于找到逃脱的机会。当时,伪政府正忙着为聚敛钱财开征契税。守志借口其辖管的鸡鸣寺地契在上海,获得了从南京去上海的通行证。11日,钮先铭在南京下关火车站上车,返回位于上海公共租界的家里。9月,赶到武汉,重新加入抗战的队伍。后任国民政府军令部二处少将处长,抗战胜利后曾参加芷江受降。后任北平军调部副参谋长,1949年赴台,历任台湾警备司令部副司令、正中书局总编辑、中国文化学院教授等职。1996年去世。

  为僧八个月,日军始终没有认出他来,这是钮先铭最为得意的事。1943年,美国《纽约时报》登载了关于他的专访,才让此事首次公布于世。日军军官、曾任“中国派遣军”副参谋长的今井武夫因自己曾与钮氏在鸡鸣寺邂逅,却未“验明”其真身而“惭愧”不已。这段惊险的经历,也成就了钮先铭传奇的人生。

  文学大家张恨水与崔万秋根据他的传奇经历,写成小说《大江东去》《第二年代》,一时广为流传。1971年,钮先铭又将其佛门避难的经历写成自传《空门行记》《还俗记》等在台湾出版,亦引起岛内广泛关注。不过,由于他的经历过于传奇,很多人把他的书当作小说来读。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故事在台湾也渐渐湮没无闻了.

 

   

翻印后的《大江东去》

 

  1980年代,钮先铭在南京大屠杀中的经历开始在大陆受到关注。他受邀以原国民党将领身份,将其避居佛门期间亲眼所见日军暴行写成《南京大屠杀目击记》,载于《南京保卫战——原国民党将领抗日战争亲历记》。晚年移居美国后,钮先铭关心祖国统一,强烈呼吁深入研究南京大屠杀历史,并留下许多珍贵史料。2005年,在钮先铭之子钮则诚博士支持和配合下,《还俗记》在重新校对编注后,以《佛门避难记》一名在南京出版。

 

《佛门避难记》封面

 

 

 

上一篇:

下一篇: 励志社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