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汝梅东陵骗宝记

          

  文/楠曦

 

  1928年7月孙殿英盗陵案发生后,国民政府在舆论的压力下,指派国民政府委员刘仁瑞等四人前往马兰峪,接收东陵一切事宜。当这些官员来到东陵时,竟意外发现在他们来东陵之前,就已有位叫宋汝梅的人冒充内政部官员来马兰峪接收东陵一切事务,并将东陵库房的一些珍贵文物携带出来,私藏在自己住所,其中有大号铜佛6尊,中号铜佛9尊,供花3盆,铜铃1件,铜塔顶带链1件。而另有10件雕漆匾对,由于看守人员借口有新政府官员来到为由阻止,仍存库房。

 

清东陵

 

  刘仁瑞等当即派出当地警长前往宋汝梅寓所塔山的三皇庙,追寻所藏文物,而此时宋汝梅已闻风潜逃。塔山三皇庙的僧人在严加追问的情况下,仍没有将宋汝梅所带出来的文物全部交出,于是刘仁瑞等将宋汝梅的副官和庙里的僧人看押在警察局,后在僧人的卧榻被单内搜查出铜塔顶带链1件,供花3盆,铜佛2尊,而小铜匾及铜对联还是被宋汝梅带走。后来虽将宋汝梅追回,但此人拒不交出所带走的文物。而当真的中央特派委员将宋汝梅押到面前讯问时,情势竟出现一大逆转,宋某声称他是受内政部次长赵丕廉口头委任,前来做接收之事的。

  对于这一富有戏剧性的插曲,刘仁瑞等人在尽力追回文物的同时,还将此情况据实电告南京内政部。内政部对此在1928年9月3日致北平特别市长函中,一口否认曾派宋汝梅“接收”一事:“迳启者:昨阅九月一日上海时报,载有宋汝梅自称为内政部接收东陵委员,盗去铜佛等物若干等情。阅之不胜诧异。查本部并无派员接收东陵之事,亦无宋汝梅其人。事关本部名誉,亟应根究虚实。兹派本部科长罗耀枢前往彻查,期明真相,以凭究办。”同日,内政部长薛笃弼致函国民政府接收委员会,称:“贵会如确切查明宋汝梅有盗物情事,请即就地扣留,并盼贵会将调查详情函知来部,以凭查办为祷。”

 

内政部部长薛笃弼为否认宋汝梅系内政部所派至东陵事致北京特别市函(1928年9月3日)

 

  既然南京内政部不承认派有宋汝梅接收东陵一事,那么,宋汝梅也就是个冒牌货了。但10月5日,赵丕廉在致内政部部长电文中又声称:“查宋汝梅口供所称当日曾奉面谕:现在土匪溃兵遍地,可酌量情形,凡内政部职权以内之事,均可相机办理。查当日因派人不易,口头上实由如此等谈话,但概未说到刻木质关防及收藏物件等语。”承认了口头委派宋汝梅一事,但否认授权其“刻章及保管文物”。可以确认的是,宋汝梅确有私刻公章,在东陵山上真武庙内设立办事处之举。然而让人费解的是,堂堂的内政部次长怎么会委派一个不相关的人,以内政部名义前来东陵接收?宋汝梅东陵之行究竟是善后还是招摇撞骗?若是一点把握没有,就算是利欲熏心,宋某也必然不会冒冒失失跑去充当接收委员,乱贴告示,且刘仁瑞等人到了东陵,宋汝梅还没有走,必是有把握的。而最后,宋汝梅竟大模大样地回到了北平,可见此人背景之深,而此案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赵丕廉为承认口头委派宋汝梅赴东陵事致薛笃弼函

 

  宋汝梅究竟何方神圣?后在溥仪派往东陵进行善后重殓人员的日记中也多次提到宋汝梅这个人,称其是内政部大员,并与其共同进餐,一起调查陵寝被盗事宜,这就说明宋汝梅是有一定社会背景的,而从他的突然逃走和后来回到北平来看,这不是他个人的行为,而是受人指使的,但具体情况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蒋介石的抗战胜利时间表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