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英烈沈崇诲

          

  文/ 石慧

  

  电影《无问西东》中王力宏饰演的飞行员沈光耀的事迹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在民族危难之际,身为清华大学高材生,他不惜违背母亲意愿,弃笔从戎,最终与敌舰同归于尽。纵观中国空军抗战史,不乏为国英勇就义的志士仁人,其中,最为接近沈光耀原型的历史人物是沈崇诲。

 

 

航空救国,梦始笕桥

  提到中国空军抗战英雄,离不开杭州城东北小镇——笕桥,民国时期中央航空学校(也称“笕桥航校”)所在地,这是英雄们梦始之地。

  笕桥航校被誉为民国空军的摇篮,其渊源可追溯到孙中山的“航空救国”思想。1903年12月,美国莱特兄弟驾驶自己制造的“飞行者1号”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完成了人类历史上首次持续飞行,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极大震动。一战期间,飞机首次用于战争便显示出强大的攻击力,孙中山深受鼓舞,极力“展布航空事业,图强中国”。受制于诸多因素,中国空军未真正发展形成由民国中央政府统一管理的航空学校和培训体系。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后,黄埔军校改制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蒋介石开始筹建“空军”。其一,成立空军行政管理机构——军政部航空署,加强空军管理;其二,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设立航空班作为空军培训机构。1930年,日本侵华野心渐显,蒋深感“无空防即无国防”,决定扩建航空班为“中央航空学校”,择址杭州笕桥,并亲兼校长。

  “笕桥”因古代农人利用竹节取水耕作和饮用而得名。航校成立伊始便如取水的“竹节”,成为抗战时期中国空军飞行员的主要“活水源”。据统计,至抗战全面爆发前,这里共培养了600多名飞行员和上千名航空机械维修人员。他们在抗日战争中英勇奋战,用生命和鲜血践行了“我们的身体、飞机和炸弹,当与敌人兵舰阵地同归于尽”的校训!据资料显示,整个抗战期间,该校飞行科毕业学员1812人中阵亡达511人之多。沈光耀的人物原型沈崇诲便是其中的一员。

 

系出名门,才誉清华

  沈崇诲原籍江苏江宁,太平天国时家族避祸迁居至湖北武昌。1911年,武昌起义打响辛亥革命第一枪,沈崇诲于此年降生于革命元兴之地的一个名门世家。其父沈家彝是清末民国初期知名的大法官,毕业于日本帝国大学,曾任上海特别市高等法院院长。其母陈氏出身贵州望族。沈崇诲自幼随父迁居北平,因父亲公务繁忙,母亲承担了其幼时的家庭教育,除教他读书识字,还常给他讲岳飞、文天祥等抗敌御侮的故事。沈崇诲长居北方,从小是个“暴脾气”,对这些民族英雄的杀敌事迹钦佩得五体投地,不由心向往之。1920年春,他进入民国名将徐树铮创立的北京成达高等小学读书。该校实行军事化管理,沈崇诲受到严格的纪律约束。沈崇诲曾在《我的自传》中记述了这段经历:“当时最大的收获,不仅在于军事方面,以及军国民的养成;却是在于改变以往天不怕地不怕的坏脾气。”1922年,沈崇诲进入天津南开中学学习,因酷爱运动,体育成绩突出,学习成绩却不尽如人意。20世纪二三十年代,北方军阀明争暗斗,加上外敌入侵,国家蒙难,民族受辱,沈崇诲幡然醒悟,“再如此下去不行”,立志要“作一惊人之学”。从此,他发愤图强,经过9个月的努力,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这成为他人生中的一大转折点。

  进入大学后,他立志要成为国家“所需要的人才”,高中修习文科专业的他学起工科来非常吃力,胜在刻苦用功,不仅文化课成绩优秀,冰球、网球和篮球等也样样精通,是清华校园里标准的“高富帅”。作为学校足球队、棒球队选手,多次参加地区和全国性运动会,并为学校乃至华北地区立下战功。据其老同学黄中孚回忆,在与外校的一场足球决赛中,沈门牙不幸被球打落,血流不止,“因战况紧急,输赢只差十二分钟,频频摇手,毫不迟疑的撑下去,沈兄爱团体而肯牺牲的精神被认为是无与伦比”。他英勇奉献的精神,在学生时期已可见一斑。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军赤裸裸的侵略行径,让沈崇诲极为愤慨,他与同学林文奎组织在校学生成立义勇军游行示威。行动虽在小范围内收到一定效果,却让他认识到,没有组织和纪律的行动无法发挥救国的实际作用。他产生了进入军事学校、以身报国的想法。

 

抛弃一切,尽忠报国

  沈崇诲决心投笔从戎,还离不开林文奎的影响。林文奎(1909—1982),广东江门新会人。毕业于杭州笕桥航校飞行班,留学欧洲4年,归国后钻研空军战术,曾协助陈纳德创建美国空军志愿军飞虎队。他与沈崇诲、孙立人作为“清华三杰”,相继从军,誉为美谈。1932年,沈崇诲与林文奎从清华大学毕业,商议一道去开发西北。恰逢笕桥航校首次面向社会招生,林文奎改变主意前往应试,成为飞行班二期学员(一期学员由“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直接转入)。沈崇诲因故未能赶赴西北,辗转到绥远工作。4个月后,省教育厅聘请他协理全省中学会考、运动会和赛马会。其间,林文奎多次写信给沈崇诲,讲述笕桥航校的训练情形,强调空军建设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表达抗日的决心。往日的从军志向再次浮现,沈崇诲在给林的回信中自问:“效力疆场和开发西北,哪一样是国家的急务?”

  1932年12月,沈崇诲冒着大雪赶赴北平投考航校第三期。两周后,他收到两封来信,一封是林文奎告知他被航校轰炸科录取的信,另一封是母亲在上海病危的家书,一时悲喜交集,难以言表。他匆匆赶回上海,见了母亲最后一面,办完丧事就奔赴笕桥航校。后来,他回忆道:“心中实在是无限的悲痛”,“我将抛弃一切,尽忠报国”!

  笕桥航校的训练十分严苛,采用美式教学,淘汰率为50%以上,如第二期招收100人,毕业合格仅48人。如要顺利毕业,除要通过初、中、高级3个阶段的飞行外,还要考试通过航空战术、气象学、无线电学、空中侦察、空中轰炸等课程。1933年2月,沈崇诲到南京接受入伍生教育。9月,因成绩优异,升入“中央航空学校”第三期飞行科。次年12月,他以第一名的成绩顺利毕业。因其理论水平过硬、实战技术精湛,直接留校被聘任为空军准尉本级见习员。半年后见习期满,升至空军少尉本级,正式成为航校教官,担任中级飞行教官。1936年10月,“中央空军”纳编两广空军,沈崇诲被调往安徽广德机场空军第二大队第九分队(装备诺斯罗普-2EC轻型轰炸机),升任空军中尉本级分队长。

 

孑然一身,血洒苍穹

  七七事变爆发后,华东地区局势愈发紧张。8月13日,日军借口虹桥机场事件,大举进攻上海,“八一三”淞沪会战爆发。14日,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发布第二号作战令,令空军第二、第五大队对淞沪地区的日军陆海空部队发动攻击。沈崇诲等人在第二大队副大队长孙桐岗的率领下,驾驶诺斯罗普-2E C轻型轰炸机从广德起飞,抵达上海上空。此时,日军已经占领杨树浦一带的公大纱厂、汇山码头和吴淞口海面,并修筑了很多工事。飞行员们冒着敌人猛烈的高射炮火,发起轰炸,旗开得胜。据资料显示,公大纱厂中弹起火,汇山码头中弹3枚,第二大队21架飞机全部平安返回。下午,他们再次出击,轰炸日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及其兵营,以及公大机场、汇山码头等处。日军以舰炮组成防空网应对,并出动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偷袭我军,沈崇诲等飞行员们毫不畏惧,与日军斗智斗勇,多次击中目标,起到了先发制敌之效。

  19日晨,沈崇诲接到轰炸长江口外佘山附近的日航空母舰和白龙港敌舰的命令。他与轰炸员陈锡纯驾驶弹痕累累的904号诺斯罗普轻型轰炸机,与其他6架飞机飞至临吴淞口外的日海军第三舰队上空。突然,沈崇诲驾驶的轰炸机发生故障,机尾冒起青烟,一旦火势殃及油箱随时会引起凌空爆炸。他当即决定离开机群,准备在最后时刻冲向敌舰与之同归于尽。他示意副手陈锡纯跳伞逃生,但陈锡纯眼神坚定,决意一同赴死:“我们的身体、飞机和炸弹,当与敌人兵舰阵地同归于尽!”沈崇诲用力将手中的操纵杆向前猛推到底,驾驶着满载炸弹的飞机从2000米高空向敌军俯冲而去。瞬间,飞机失速,坠海爆炸。

  沈崇诲一生未婚,生前只留下一篇《我的自传》发表于《中国的空军》杂志,结语言:尽忠报国——愿长此以自勉。

 

沈崇诲发表的《我的自传》

 

  此后,沈崇诲的牺牲一度被演绎成撞沉日舰拍入影视作品,还曾写进台湾小学教材。然而,由于无确切史料佐证,屡遭质疑。国民政府将其列为失踪人员,追赠空军上尉。

  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以沈崇诲等为代表的中国空军飞行员,用青春和血肉之躯捍卫着祖国的碧空蓝天,正如《无问西东》所说,他们奔赴一场劫难,却像去赶赴一场盛宴。

上一篇:

下一篇: “敦煌守护神”常书鸿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