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战军长王甲本

          

文/ 沈岚  

  

  1944年8月7日,湖南衡阳陷落后,城郊外围中方各路援军继续攻击,意欲夺回衡阳并力阻日军西进。8月中旬,蒋介石电令王甲本第79军接替衡阳近郊防务,黄涛第62军集结武冈后撤向广西柳州。9月7日,两军抵达洪桥、冷水滩地区时遭日军分割包围,结果第79军被日军击破,军长王甲本在军指挥所西退途中遇袭战殁。

 

 

 

  王甲本,字立基,1901年生于云南曲靖富源县中安镇一个行伍世家。其父王国栋曾就读于云南讲武堂,和朱德、范石生是同窗好友,滇南剿匪时担任过滇南副镇守使。1918年父母相继亡故,王氏兄妹五人遂由四叔王怀仁资助抚养,王甲本也不得已放弃在省立师范学校的学业,经义父范石生介绍前往昆明,就读于云南陆军讲武堂第14期炮兵科。他以全优成绩毕业后,即在滇军统帅顾品珍部下当兵,通过脚绑铁沙袋的刻苦训练,他一次急行军就能走180华里路,从而成为军中响当当的“硬脚板”。顾品珍死后部队瓦解,王甲本投奔范石生所部,参加过讨伐陈炯明、沈鸿英、何键诸役,在东征北伐中转战各地,表现神勇。

  1927年,朱德率部参加南昌起义失败后化名王楷,其部以第47师140团的番号隐匿于第16军内,由范石生按月发给军饷,还秘密成立了以陈毅为书记的共产党第16军军党委。在范石生第16军的庇护下,南昌起义仅存的革命队伍得以保存下来,而时任该军第47师301团团长的王甲本就此同未来的红军统帅有了真正交往,并亲身感受到朱德部队带来的全新作风与气息。他不顾蒋介石在国民党军中进行清党的命令,仍旧让共产党人担任团中层干部,继续在军中进行宣传活动。王甲本在四叔过世后,即以长兄身份承担起扶养弟妹的职责。出于对朱德的崇敬以及对中共政治宣传工作的钦佩,他曾写信给小自己15岁的幼弟王甲纲,表达了将来送他到延安去接受共产党新思想的想法。

  1929年,第16军被改编为第51师,王甲本出任该师少将旅长。1934年,蒋介石下令广东省主席余汉谋解散第51师。王甲本在范石生点拨下率领尚未缴械的独立团脱离第51师,南下福建投奔陈诚部队。陈诚早在孙中山警卫营时期就通过与王甲本的交往,认定这个杂牌军出身的年轻营长打仗在行,而且不贪财、不怕死,所以力邀他到军中共事,王甲本因顾及同范石生的关系婉言以拒。此时的第18军已是国民党中央军五大精锐主力之一,军长陈诚本人也正值扩充实力之机,对于王甲本率部来投自然是求之不得,翌年即派其进入有“国民党中央军嫡系军官成长摇篮”之称的南京陆军大学甲级将官班深造,接受三年的系统军事训练。

  其间,当王甲纲从广州中山大学理学院数学天文系毕业之际,王甲本没有忘记当初的承诺,致书朱德,将胞弟送到武汉八路军办事处,王甲纲很快又转赴延安学习,从此开启了革命征程。

  

 

  “八一三”淞沪会战拉开序幕的第三天,以夏楚中为师长、王甲本为副师长的第98师奉命开赴前线作战,先后执行宝山、月浦、新镇、罗店、狮子林等地阻击任务。王甲本一贯主张“指挥靠前”,认为指挥员必须到最前沿及时掌握战况,随时改变作战部署,才能实施灵活有效的指挥。此役他身先士卒,同战士一道涉水登陆,冲锋陷阵,亲操重机枪对敌猛射,表现极为火爆强悍。激战中全师上千名官兵血染淞土,其中新晋师参谋长路景荣壮烈殉国,主力第583团坚守宝山的姚子青营500多名官兵全部牺牲。王甲本亦身负重伤,取出弹片多达31块。战后第98师受到嘉奖,并以该师为骨干扩建为第79军,王甲本升任第98师师长。

  第98师此后在皖浙一带整训,王甲本接纳任用共产党员、归国华侨和大学师生当参谋,大胆提拔一批有能力的年轻军官为骨干,还经常下连队了解训练和伙食情况,行军途中同士兵们席地而坐谈笑、吃饭,手把手地示范打绑腿以及如何处理磨破的血泡,甚至将自己的战马让给生病战士骑。他为人正派清廉,平时唯一爱好就是看兵书研究战略战术;他疾恶如仇,严令为官的不能克扣军饷、士兵不得扰民,还动真格枪毙过几个违纪的营连长,被某些嫉恨他的人骂作“王屠夫”。有一个被处决的营长的儿子要求当兵打鬼子,王甲本认为这孩子老实可靠,就留其在身边做警卫。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没错,这名警卫后来同军长一起战死在湖南玉霁亭。

  1939年其部先后参加南昌会战、第一次长沙会战,王甲本因治军有方、勇猛善战,部队均能完成预定战斗任务,被晋升为第79军副军长。后两次长沙会战期间,他指挥长沙外围守备,尽管身为军长仍保持云南将领带兵打仗的特有方式,在指挥所对大部队部署完毕后,即像一名营长一般,亲率小部队巡视前沿阵地。捞刀河一役,凭着岳麓山炮火支持和全体官兵的杀敌斗志,全军与敌鏖战两天三夜,重创日军精锐,保持主阵地岿然不动。战区作战总结会上,王甲本因敢打敢拼、骁勇善战被誉为“硬战将军”,载入军事会议手册。

  王甲本于1943年3月擢升为第79军军长,下辖第98师、第194师与暂6师。同年5月,第79军作为第六战区第33集团军机动部队参加鄂西会战,驰骋于赣湘鄂三省间机动歼敌,打了几场关键性的漂亮仗。国民政府授予王甲本二等云麾勋章,湘鄂西各界还向该军赠送“我武维扬”旌旗。从1937年淞沪会战到1944年长衡会战,王甲本将军在数十次战役中足迹遍及沪、粤、桂、皖、湘、鄂、赣各地,长衡会战则成为他军旅人生的最后一战。

  1944年7月中旬,蒋介石电令第79军直接归大本营指挥,策应衡阳前线对日作战。鉴于当时衡阳守军危在旦夕,日军又在救援路上层层设伏,若无强力部队赴险解危,将致整个战局不可收拾,王甲本即率军挺进驰援,攻击日军围城部队侧背,意欲为援救友军杀出一条血路。由于出发匆忙,他甚至顾不上安排家人,只能在书信中表达自己对亲朋的愧疚之情:“连年战事不断,让我无法来照顾你们,……我欠乡间邻里太多的情,欠乡邻,欠亲友,更欠你们。这一切都只待战争胜利回乡之后一并回报了。”

  在王甲本周密部署下,第79军突击部队数次猛攻衡阳外围日军,经激烈战斗,一度突破重围,抵达衡阳西北城区附近。王甲本在城西北鸡窝山彻夜观察敌情,带领几名作战参谋研究解围办法、调整作战部署,指挥第79军拼命向衡阳城靠拢,无奈敌人兵力强大且防范严密,始终不能突破其防线。

  

 

  衡阳城最终沦陷后,王甲本所部奉令由衡阳外围向南奔袭300里,开赴冷水滩附近布防,试图阻击日军西进,以保障广西大后方安全。第79军以两个师兵力守卫50里防线,与沿湘桂铁路两侧发动钳形攻势的部分日军展开激烈战斗,击毙日军116联队第三大队大队长渡边良雄。9月6日,王甲本军长亲临前线,率军部直属部队进驻湘南东安县的一个小村庄,全线战事异常激烈,各阵地警报频传。

  9月7日拂晓,第79军先头部队以军部手枪队在前开路,王甲本军长紧跟队尾,指挥所人员及直属部队则以行军纵队跟进。当队伍到达红炉寺至东安之间山口铺一带时,与日军侧翼骑兵搜索部队遭遇。由于向敏思的第98师292团未如期出现在预定地点,所以起初还以为是友军,直到相距几十米处才认清是敌军,枪声骤然响起,20名手枪排士兵在上千名日军便衣部队袭击下全部殉国,王甲本也遭到日军机关枪扫射,臂部与腿部中弹。他在随身副官吴镇科的搀扶下,撤退到玉霁亭东侧坡地,又带伤同追赶上来的三名日本兵肉搏拼杀。日军几把刺刀同时刺穿他的腹部,王甲本将军壮烈牺牲,成为中国抗战史上牺牲在刺刀拼杀战场上的最高级别将领。

  当后续增援部队赶来时,看到了如此惨烈的一幕:时年44岁的王军长斜倚着山亭栏杆,眼睛半睁着,头面部和颈部都留有刺刀痕迹,一双手掌被刀锋绞得血肉模糊,显然是抓住敌兵刀口拼死肉搏所致,胸间和腹部也被刺刀捅开。年仅28岁的吴副官牺牲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周身也留有刺刀痕迹。将军牺牲后,第79军侥幸突围,转进到冷水滩以北的山丘地带。第79军在武冈县召开了王甲本追悼大会,全军将士为之痛哭,表示要继承将军遗志,狠狠打击日寇。各界人士的挽联花圈挂满了会场,八路军总司令朱德也派专人前去吊唁并赠挽联,上书“东安县里悲霞日,玉霁亭边混共天”,横批是“抗日民族英雄王甲本”。

  王甲本将军的遗体同吴副官一起被埋葬在湖南东安县山口铺芭蕉村的一座山坡上。其遗物除几箱书籍、三块大洋和一张带血的名片外,没有什么值钱之物。国民政府于1944年11月7日追晋王甲本为陆军中将,下令褒扬其英勇事迹。家乡人民为了缅怀王甲本将军,特意用其字“立基”来命名他的出生地,又将镇北大街改名为“甲本街”,他曾捐资修建的小学被命名为“立基小学”。

  

 

  王甲本当初参加革命的弟弟王甲纲长期从事边区教育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接受周恩来总理的嘱托,参与筹建了中国第一所新型电子信息高等学府、中国电子科技大学的前身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因其对中国电子工程作出突出贡献而享受副部级待遇。

  2014年9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公布了首批300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王甲本将军榜上有名。2015年,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阅兵式上,王甲本将军第四个儿子、时年79岁的王宁生作为抗日英烈子女,在抗战老兵方阵中手持其父亲照片,乘车经过天安门广场接受了检阅。

上一篇:

下一篇: 居正:鏖战山东讨袁护国保共和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