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血性

          

  /

  抗战八年, 最具血性的中国军人非张自忠将军莫属。 时隔七十余年, 捧读张自忠将军抗战文电, 依然令人血脉偾张。

  捐弃前嫌 血战临沂

  19383月, 号称日本 “钢军” 的坂垣师团进逼鲁南重镇临沂, 临沂守将庞炳勋连电告急。 张自忠奉命率第59军紧急赴援。

  张自忠与庞炳勋同是西北军出身的将领, 性情却大相径庭。 张自忠豪爽耿直, 而庞炳勋却世故圆滑, 素以避重就轻、 保存实力著称。 当年中原混战, 庞炳勋曾夜袭张自忠师部, 险些要了张的性命。 抗战爆发后, 张自忠曾坦言: “在任何战场皆可拼死一战, 唯独不愿与庞炳勋在同一战场作战。

  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深知张自忠的为人, 诚恳地对他说: “你和庞炳勋有宿怨, 我甚为了解, 颇不欲强人所难。 不过以前的内战, 不论谁是谁非, 皆为不名誉的私怨私仇。 我希望你以国家为重, 受点委屈, 捐弃个人前嫌。 张自忠闻听此言, 当即表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312 张自忠率部急行军一昼夜赶赴战场, 向围攻临沂的坂垣师团发起攻击。 日军侧背受敌, 被迫放弃攻城, 转身对第59军作战。 双方在沂河两岸反复冲杀, 战线犬牙交错, 拉锯战持续数日, 难决胜负。 第五战区司令部鉴于第59军伤亡过重, 恐难以坚持, 建议张自忠率部后撤休整, 以利再战。 张自忠正杀得兴起, 岂肯半途休兵, 表示再打一个昼夜, 定能痛歼顽敌。

  面对僵持的战局, 张自忠晓谕部下:敌人亦到最后关头, 看谁能忍最后之一秒钟, 谁就能成功。 我困难, 敌人之困难更大; 我苦战, 敌之苦处数倍于我。

  316黄昏时分, 张自忠命令所有山炮、 野炮及迫击炮一齐向敌阵开火。 等到夜幕降临, 59军官兵高喊杀声, 向敌阵猛扑过去, 以西北军传统的夜战、 近战的优势, 与日军展开近身肉搏。 战至次日凌晨, 日军终无力抵抗, 遗尸千余具, 向北溃退而去。

  323 日军增兵向临沂反扑, 张自忠在回撤途中再次奉命率部星夜回援。 此时, 临沂以南的台儿庄大战已呈白热化之势, 日军急于夺取临沂, 夺路南下增援, 攻势甚猛。 面对日军凶猛的炮火, 张自忠不顾个人安危, 亲临前沿阵地督战。 张自忠致李宗仁的一则电文, 清晰地展现了当时战况之惨烈:

  当面之敌自廿七日七时开始向我古城、 南沙埠、 小岭北道攻击后, 复于廿八日增加约千余人, 炮十二三门, 附以飞机往复轰炸, 密集炮火射击。 林中房屋多着火焚烧, 烟焰弥漫。 我军喋血抗战, 前仆后继,毙敌甚重, 遗尸遍野, 战事激烈为前所未有。 ……职军两日以来伤亡两千余人, 连前此伤亡达万余人。 职一息尚存, 决与敌奋战到底!

  329 第五战区向临沂派出援军,张自忠下令第59军乘势出击, 迫使日军再次溃退。张自忠两战临沂, 将日军坂垣、 矶谷两师团拟在台儿庄会师的计划彻底粉碎。日将坂垣征四郎败在中国的一支杂牌军手里, 一时羞愧难当, 几欲谢罪自杀。

  孤军奋战 坚守潢川

  19389月, 武汉会战一触即发。 时任第27军团长的张自忠奉命率部开赴豫南潢川, 阻敌西进, 以掩护战区主力部队集结。

  94 张自忠率先头部队抢在日军之前抵达潢川。 潢川一带地势平坦, 无险可据,易攻难守。 张自忠布置以一旅兵力守城, 其余兵力分散在潢川外围,层层布防。部署甫定, 日军即杀到了阵前, 一场惨烈的攻防战打响了

  张自忠指挥部队依托潢川城外围工事, 对日军实施节节阻击。双方激战多日, 日军屡攻屡挫,难进寸步。 日军恼羞成怒, 竟惨无人道地施放毒瓦斯, 致使中方前线官兵失去知觉, 丧失战斗力, 日军这才逼近潢川城垣。

  日军集中所有野战重炮, 向潢川城发起猛烈的攻击, 并大量施放毒气弹。 潢川全城硝烟四起, 毒气弥漫如雾。 中方因缺乏防毒面具, 官兵们仅能用毛巾浸吸肥皂水掩住口鼻, 坚持战斗。 日军用炮火摧毁了潢川城北面的大片城墙, 日军步兵蜂拥入城, 张自忠命令士兵上刺刀, 与敌人展开巷战。 潢川城西面城墙又被日军炮火轰开了一个豁口, 日军步兵嚎叫向城内发起冲锋。 张自忠下令组织敢死队, 向日军发起反冲击, 死命锁住日军突破口, 攻入城内的日军顿成瓮中之鳖。

  按照战区预定计划, 张自忠部应在潢川守城阻敌至918 主力部队方能如期集结。 上峰密切关注潢川战况, 担心临沂作战元气大伤的张自忠部能否挺得住这场恶仗。 此役, 张自忠逐日报告战况,战局危殆之际, 竟一日三电。 终于熬到了最后一日, 中午时分, 张自忠向蒋介石发出一纸电文:

  敌以密集炮火及大量毒气向我南北两城昼夜猛攻, 我官兵无不抱必死决心, 昼夜苦战, 北城官兵伤亡殆尽。 南城东部现亦被敌炮火击毁数处, 敌两次攻入, 均为我奋勇击退, 现仍坚守中

  至此, 张自忠率部孤军奋战, 坚守潢川12个昼夜, 完成了战区赋予的阻击日军任务。 次日凌晨, 张自忠率部趁夜向潢川西南方向突围而去。

  潢川一仗, 令蒋介石对张自忠刮目相看, 以为战场楷模。 922 蒋介石给同一战场的孙连仲、 冯治安和于学忠等将领发出特急电报, 着实将张自忠夸赞了 一番:

  潢川之役, 张自忠部担任守备, 自铣日以还, 敌以炮火毒气全线开始猛攻, 该部攻守兼施, 自军团长以次, 莫不身先锋镝, 抱必死之决心。 敌乘炮击之效果, 冲入城内巷战肉搏, 【该部】 迭行逆袭, 一再击退, 倭尸累积, 濠水尽赤, 我虽伤亡亦重, 然卒达成守至巧日之任务, 良足矜式。 ……该总司令、 军团长等与荩忱(作者注: 张自忠字荩忱)或系久同袍泽, 或则夙共疆场, 闻鸡起舞,当兴媲美思齐之念, 岂甘让着先鞭。 务须严整纪律, 振作精神, 并须彼此切实连系, 团结互助, 协同动作, 共灭敌寇。

  率部亲征 血洒疆场

  19405月, 日军发动枣宜会战。 此时, 张自忠以战功擢升为第33集团军总司令, 总部驻扎在襄河西岸的快活铺, 主力部队分布在襄河东岸的广阔战场。

  大战在即, 张自忠决定由副总司令留守河西, 自己则率总部渡过襄河, 赴河东战场率部亲征。 张自忠致电蒋介石表示:职此次渡河, 已抱有日无我、 有我无日之决心, 决确遵钧座意旨, 不顾一切, 率部截击北窜之敌。

  河西将士闻听总司令亲临前线, 士气大振, 一路向北攻击前进,多次与日军发生激战, 毙敌甚众。 此后, 张自忠奉命率部移师南下, 截击向大洪山区退却之日军, 沿途且追且战, 仅梅家高庙一战即毙敌1400余人。

  515 凌晨时分, 酣战竟夜的张自忠致电蒋介石报告战况:职昨率七十四师、 骑九师及总部特务营, 亲与南窜之敌约五千余名血战竟日, 创敌甚重。 晚间敌我相互夜袭, 复激战终夜。今晨敌因败羞愤, 并因我追击, 不得南窜,并调集飞机卅余架, 炮廿余门, 向我更番轰击, 以图泄愤, 并夺路南窜。 我各部经继续六七次之血战, 牺牲均极重大, 但士气仍颇旺盛, 现仍在方家集附近激战中

  此时, 危险正悄悄地向张自忠袭来。日军领略了张自忠的厉害, 专门调遣两个师团的兵力, 合力夹击张自忠部。 为了捕捉张自忠总部的位置, 日军通信部队设法破译了张自忠总部所用无线电密码。

  515 黄昏时分, 张自忠率总部到达南瓜店以北的小山村沟沿里。 日军通信部队根据中方无线电台的频率, 判断张自忠总部就在沟沿里。 日军第39师团连忙调集五六千人, 向沟沿里合围。

  516 拂晓时分, 日军攻占了两个小山包, 居高向沟沿里发炮。 张自忠决定将总部移至陈家湾, 继续指挥战斗。 午后时分, 张自忠命令将指挥部移至杏仁山。此时, 日军的包围圈越来越小, 中方军队三面被围, 但东北面长山方向尚未合拢。随从参谋想借总部移动位置之机, 劝张自忠翻越长山突围。 张自忠面色铁青, 对部下说道: “我奉命追截敌人, 岂能自行退却!当兵的临阵退缩要杀头, 总司令遇到危险可以逃跑, 这合理吗?难道我们的命是命, 前方战士都是些土坷垃?我们中国的军队坏就坏在当官的太怕死了!什么包围不包围, 必要不必要, 今天有我无敌, 有敌无我, 一定要血战到底!

  日军步兵在炮火掩护下向杏仁山发起疯狂进攻。 张自忠指示部下: “对敌人要狠狠地打!子弹打完了用刺刀拼, 刺刀断了用拳头打, 用嘴咬!

  张自忠身边的士兵一个个倒下了,他自己全身数处中弹, 右胸洞穿, 血如泉涌。 此时, 日军端着刺刀冲了上来, 张自忠使出浑身力气, 从血泊中猛然站起, 眼睛死死地盯住敌人。 突然间, 一个日军士兵开枪射中了张自忠的头部, 另一个日军士兵乘势举起刺刀, 向张自忠扎去。 张自忠高大的身躯再也支持不住, 像山体倒塌一般轰然倒地。

  张自忠壮烈殉国。 他以生命的代价,完成了一名中国军人的使命。 他的英勇之气令敌人也为之折服。 1940516深夜时分, 日军汉口广播电台播出中国大将张自忠总司令阵亡的消息, 用赞赏的语气说道:

  ……中国事变爆发以来, 如此高级的指挥官战死, 这是第一个。 张自忠总司令泰然自若之态度与大将风度, 从容而死, 实在不愧为军民共仰之伟丈夫。

  作者单位: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责任编辑: 刘守华

上一篇:

下一篇: 陈仪与国民政府接收台湾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