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承瑞:战火赤焰逞英豪

          

  文/ 罗娟

   

  19371210日,举世瞩目的南京保卫战激战正酣。在坚守光华门的战斗中,有这样一位中国军官,不仅身先士卒英勇作战,还独创了一种杀招,让日本鬼子死伤惨重,闻风丧胆。他,就是时任“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第一旅第二团上校团长——谢承瑞。

 

  

赴法修军事,学成谋强兵

  

  谢承瑞,字苍荪,1904年生,江西南康人。父亲谢晓石清末留学日本,为辛亥革命的先驱者之一。在谢承瑞15岁那年,父母因病相继去世。在父亲生前好友的帮助下,他继续接受教育,于192011月参加了包括周恩来在内的华法教育会第15届赴法学生团,开始了长达11年的留法勤工俭学生涯。

  留学伊始,谢承瑞进入巴黎综合技术学校学习。在此期间,他深感祖国羸弱,要想摆脱被列强宰割的境地,必须先强大起来,而强国须先强兵。于是,在技校毕业后,他便考入著名的枫丹白露炮兵学校。19247月,谢承瑞进入著名的军事学校法国兵工大学预科,三年后正式升入该校,学习兵工理论和实践,成为该校创校百余年来收录的5名中国留学生之一。后转入法国炮兵大学继续学习深造。

  19304月,谢承瑞学成回国后,先在天津军界谋职。工作之余,勤于笔耕,将赴法所学所思所得转化成军事专著《科学之军事》(分“海军篇”和“陆军篇”两册),由大公报馆出版。后经举荐前往绥远傅作义部第35军任中校军械处长。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期间,谢承瑞以联络官身份赴上海慰问第19路军,学习考察对日作战经验,深刻认识到“官兵参战,士气、装备、技术缺一不可,除了必需的热情英勇、优良的战斗装备,更要有良好的技术战术”,而中国官兵恰恰缺乏应有的技战术训练。他深感国家培养军事技术人才的迫切性,决定投身军事教育事业,用自己十余年来从国外学得的军事知识为国家培养军事人才。6月,他和同在第35军任职的好友钮先铭赴任南京炮兵学校研究委员和炮兵技术教官,开启了军事教育生涯。此外,他还兼任南京军事委员会的军事杂志社审稿专任干事,撰写了《法国空军部》《兵工之原料》《工业建设之步骤》等文章。193310月—19349月,他曾随陆军大学校长杨杰率领的军事考察团赴欧洲考察。

  1935年,谢承瑞应“中央军校”教导总队总队长桂永清邀请,担任教导总队军官队的上校军事教官。任教期间,他一方面给军官队授课,另一方面又进军士营“入伍当兵”,与士兵同吃住、同上课、同训练。他认为,这种以教带学、以学促教的方式,有利于更好地改进教学。经他训练的学员在后来的抗战中个个勇敢有为。9月,谢承瑞进入“中央军校”高等教育班第四期受训,并于次年7月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坚守光华门,重创来犯者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国难当头,谢承瑞毅然放下教鞭,别离妻女,义无反顾地投入抗战中,赴任“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第一旅二团上校团长。1112日,上海失守,日军兵分三路向西进逼,先后突破江阴要塞及泗安、广德等要地,直扑南京。20日,国民政府匆忙组建卫戍南京守城部队。教导总队因在南京建队并在此训练,熟悉地况,自然成为保卫南京的主力。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南京保卫战战报中有关光华门战斗的记载(节选) 

 

  121日,日本大本营以“大陆命第8号”《命令》,发出攻占国民政府首都南京的指令。面对强敌来犯,短暂而壮烈的南京保卫战由此拉开帷幕。因敌我实力悬殊,至128日,南京城外围阵地已有多处被日军突破。根据复廓阵地防守部署安排,教导总队谢承瑞之步兵团与钮先铭之工兵营并肩防守光华门一带。

  光华门靠近大校场机场,位于南京南线和东线阵地结合地带,是南京保卫战中战斗最为激烈的阵地之一。进攻光华门的日军以第9师团步兵第3 6联队胁坂次郎部为主力,另有第19联队协助。守军方面,先后有教导总队、第87师、第88师、第156师及宪兵部队等多支部队同时或交替参加防守。

  日军攻占南京城外围东南阵地淳化镇后,便以2000余名步兵、10余辆坦克的兵力为前导,向南京近郊推进。此时,自淳化镇至光华门沿线,守军第51师已奉命撤至城内,来不及设置路障或破坏道路与桥梁设施,而赶往光华门外公路一线换防的第87师只到了两团,还没有完全占领阵地。日军趁守军撤退、换防及阵地不稳等机会,一路快速跟进,并顺利通过高桥门、七桥瓮及中和桥。

  9日拂晓,日军推进到光华门外,占领了大校场的通光营房。上午,日军主力攻打光华门和通济门,光华门城垣首先告急。此时城门仅有少数部队防守,因情势危急,守军不得已紧闭城门,并对敌射击。日军将野山炮推进到高桥门附近,向光华门猛烈轰击,“不一时洞穿二穴,敌军小部突入,当被我军击灭,此后随堵随破,几频 [] 于危者凡三数次”。城门外守军亦组织突袭,使日军腹背受敌。激战中,第88师第524团某营有两个连牺牲了300人。谢承瑞率部使用迫击炮炮轰反击,前来增援的宪兵部队也以重机枪射击配合,一阵激烈交火后,到下午4时左右,击退了大校场的日军。其间,日军还使用飞机空投《劝降书》,企图通过恐吓、诱降南京军民,尽快达成占领南京的目标。当晚,南京卫戍司令部下达了“卫参作字第36号”命令,要求“各部队应以与阵地共存亡之决心,尽力固守,决不许轻弃寸地”,表示了对战到底的决心,并在次日一早以猛烈的炮火作为对敌方诱降的“酬报”。这一举动令日军指挥官们大失所望,也激起了他们更大程度的报复怒火,决定在10日对南京城发起总攻。

  10日上午,日军凭借火力优势炮轰光华门,将城门两侧城墙轰开两个缺口,并在密集火力的掩护下,突入城门正面阵地约百米。另有部分日军从城墙缺口处向城内猛冲过来。谢承瑞率第二团及军士营、战车防御炮连全力反攻,与日军奋勇拼杀,将其击退。正午后,日军以地面炮火全力轰击,配以空中飞机的轰炸辅助,对南京城内外的守军部队及南京附近的机场,实施了狂轰滥炸。在飞机的持续轰炸掩护下,日军步兵随后全线出击,开始向雨花台、光华门、紫金山等阵地发起全面进攻,战况进入白热化,光华门的战斗也愈发激烈起来。

  当天,光华门两次被突破,入城日军大部都被歼灭,但有少量盘踞在通光营房内及城门洞内的日军还在顽抗。黄昏时,守军组织反攻,第87师第259旅易安华部在通济门外由西向东北方向,第261旅陈颐鼎部在光华门外从东向西,共同夹击光华门外的正面日军。

  8点左右,日军从护城河爬上光华门外城的城门洞内。谢承瑞一方面安排官兵在外五龙桥至光华门的御道上垒起五道沙包,准备与敌巷战;另一方面,经请示桂永清总队长同意,采取汽油火烧城门洞的方式来赶杀日军。据作战参谋刘庸诚叙述:“谢团长亲率战士背着汽油桶放到城墙箭楼处。半夜,把汽油桶的口松开丢在城门洞口,立即投下火种,摔破的汽油桶里溢出的油,迅速燃烧起来……拂晓……谢团长亲自率一排英勇的战士,突然把城门打开,十几挺机关枪一齐向敌兵射击,多数均立遭击毙。”11日拂晓,谢承瑞命令官兵利用居高临下优势,以密集火力压制敌人,亲率敢死队以浓烈火势作掩护,打开城门冲杀出去,给日军以重创。谢承瑞因冲锋在前,不幸被火焰灼伤。

  11日—12日,敌我双方展开拉锯战。日军因在光华门屡屡受挫,随后将主力转向雨花台和中华门。 

 

血洒石头城,英名永留存 

 

  历经数日血战的光华门争夺战共歼灭日军50 0 余人,“是南京保卫战中最壮烈的战斗”,也是南京保卫战中成功守卫阵地的难得范例。据战报记载:“光华门自佳(9日)至真(11日)被敌突破3次,先赖教导总队支持,继赖一五六师苦战,歼敌获械,幸告无恙。”这其中,谢承瑞率领的教导总队第二团发挥了突出的作用。据教导总队小炮连代理连长严开运回忆:“守卫光华门的那个团,团长谢承瑞是法国兵工大学毕业的学生,平时书生气十足,但在战斗中勇猛异常。全团官兵个个勇敢,曾和冲进城门的鬼子展开肉搏,使光华门一再地失而复得。直到奉命撤退时,光华门仍在他们顽强的固守中。”

  值得一提的是,谢承瑞放出的这种火攻大招,让日军从肉体到精神上受到沉重打击,苦不堪言。据参加光华门战斗的日军回忆:“凌晨1时左右,敌人从城门上扔下木头,并浇上煤油点火焚烧,整夜燃烧的大火让我官兵吃尽了苦头。”

  12日下午5时许,南京卫戍军司令长官唐生智奉蒋介石之命,下达撤退命令,大批部队向挹江门溃退。教导总队总队长桂永清先行跑路,等到撤退命令下达至谢团时已近深夜。此时的南京城内,守军部队或在巷战突围,或在分头撤退。巨大的人流和车流交叉,使市区内主干道路变得愈发拥堵。挹江门作为通往下关渡江的必经通道,更是人满为患。谢承瑞因负伤在身,加上连日作战过于劳累,身体极度虚弱,在通过挹江门狭仄的通道时,被失控的人群冲倒并踩踏,不幸身亡。

  一个学识渊博、军事过硬、作战勇敢的年轻军事人才,就这样悲壮地殉国,年仅33岁。谢承瑞部在坚守光华门的战斗中因防守得力、表现优异,受到教导总队嘉奖,记大功一次。1938106日,国民政府追晋谢承瑞为陆军少将。

上一篇:

下一篇: 黄金运台大揭秘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