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每天都在打仗

          

  文/孺子牛 

 

  1938年5月12日早上,太阳刚刚露出地面。8时许,在安徽巢县东南蒋家河口,20余名耀武扬威的日军分乘两艘汽艇登上岸来进行扫荡。突然,“一串串愤怒的子弹向日军头上飞去,一排排飞舞的手榴弹向日军身上投去,一片片轰鸣的地雷在日军脚下开花。枪炮声、厮杀声汇成一片。”短短20多分钟,20余名日本鬼子便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泡在水中,全数毙命!

  这只遭受灭顶之灾的部队属于日军第六师团坂井支队,而伏击他们的,正是上个月刚刚在皖南成军的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四支队九团。

 

  新四军抗日誓师大会

 

  蒋家河口伏击战以我军零伤亡取得完胜!虽然此次战斗规模不大,但它是新四军组建后打响的抗日第一枪,有力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大涨了我军的抗日士气。

  作为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新四军接受国民政府第三战区的点编,开赴苏皖敌后作战取得首胜后,除了将战报报送中共中央军委外,也报给了国民政府方面。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于16日给新四军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去电嘉慰:“贵军四支队蒋家河口出奇挫敌,殊堪嘉慰。希饬继续努力为要。”

 

  叶挺将军

 

  首战告捷后,新四军各支队分别在江南江北敌后开展了范围广大的高频率出击与破坏袭扰作战,给日军及其扶植的伪政权造成重大的打击与威胁,有效协助了正面战场上国军抵抗日军的作战。这些战斗均以伏击和突袭战为主,大都为攻击敌人的运输线和消灭支线敌军,战斗规模虽不大,但从敌我伤亡的比例与正面战场相较,对日军的杀伤效率是较高的,战斗效果也是非常显著的。诚如叶挺军长所言:“新四军实际上每天都在打仗。”积小胜为大胜,杀敌颇众。特别是新四军在日伪统治中心南京周围的活动,甚至化装进入南京城内,攻击南京市郊城门,搞得日伪日夜不宁,惶恐之至。这些抗日作战的特殊效果是正面战场作战所达不到的。

 

  新四军臂章,上方标有新四军英文缩写“N4A”,右下方标明“中华民国二十八年度用”,即1939年开始佩戴

 

 

  

陆军新编第四军1938年5月至1939年12月游击战绩概要表册

 

  新四军的游击战术以及显著战绩,不仅受到了中共中央的表彰,也得到了国民政府军委会的高度重视。据档案记载,蒋介石、何应钦等人多次在战报上批示,表扬新四军的战绩,要求在国民党军队中效法推广新四军在敌后的战斗经验。

  1939年3月,新四军军部将进入江南敌后抗战的战斗总结报告送呈重庆军委会,内容反映了新四军初进敌后近一年内的战况与战绩,以及他们对敌情形势的如实分析。报告体现了一种新式抗战的指导路线,即以敌后游击战为主体的、依靠和发动广大人民群众的人民战争,此乃新四军在敌后坚持斗争赖以生存的法宝。在这份报告中,同时也如实地反映了新四军所遭遇的缺粮少弹,补给横遭第三战区当局克扣,以及地方顽固派不断制造反共摩擦等问题。

 

  叶挺、项英所拟新四军在江南苏皖边区作战说明书

 

  何应钦阅后批示

 

  参谋总长何应钦阅后批转军令部:“此报告颇有价值,可供我军战术研究之资料。”军令部迅即将该报告归纳出要点上呈,第一厅厅长刘斐批阅:“报告内容系依据实战经验得来,可供我游击各部队之参考,拟摘要列入教令。又其补给困难一项,似亦不可忽视不理。”蒋介石审阅后批示:“三月十日工作报告既说明书均悉。所陈各节颇有见地,已令择列教令,以供我游击各部队之参考。至于补给一项,已饬顾长官予以改善矣。”6月7日,他再电三战区司令顾祝同:“上饶。顾长官:O密。据新四军叶军长报称:弹药补给困难。米价涨至每元十三斤,士食不饱,经济无法维持,每班毯子四床,衣服破烂且无雨衣,致影响军纪不整,气候水土不服,员兵多病,伤者亦无药治疗,故减员甚大等语,希予以改善为要。川,中O。虞未令一元琦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蒋介石在批文里把新四军弹药补给困难的原因给省略掉了。至于顾祝同接电后是否对新四军给予了军需上的补充改善,档案中未见记载。

 

  新四军工作报告(说明书)之要点

 

  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八路军与新四军在敌后战场上不畏艰苦,英勇作战,成为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据档案的记载,国民政府方面包括蒋介石在内当时对他们的战绩,都曾给予过高度的肯定和多次的表扬,赞许为“至堪嘉慰”,甚至要求国民党部队向他们学习。这与后来他们又诬称八路军“游而不击”,并称新四军为“叛军”有着完全相反的评价。

 

  蒋介石关于新四军游击屡有斩获至堪嘉慰致叶挺、项英电稿

 

  历史档案以铁一般的事实证明,八路军、新四军为了抗日救国“每天都在打仗”!他们不愧为全民族抗战的脊梁。

  新四军第3师第7旅第19团4连在淮阴刘老庄阻击日军

上一篇:

下一篇: 淞沪八一三:先发制敌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