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炉丹心竺梅先

          

  /

  20世纪三四十年代是中华民族灾难深重、 顽强抗争的年代。 国难当头, 在抗日战争这方熔炼民族正气的洪炉前, 美丑忠奸, 立辨分明。 在工商界, 有些人或举家逃到海外, 或在国内沦为亲日派, 以求自保。 但更多的是涌现出一批铮铮铁骨的爱国之士, 他们以自己的实际行动, 践行着 “天下兴亡, 匹夫有责” 的民族大义, 书写着 “宁为玉碎, 不为瓦全” 的浩然正气,洪炉丹心, 可歌可泣。 竺梅先, 便是这些爱国实业家中的优秀代表。

  出身贫寒 白手起家

  竺梅先, 生于1889年, 又名炽潮, 字佑庭, 浙江奉化长寿乡后竺村(今属萧王庙街道)人。 幼年的竺梅先家境贫寒, 小小年纪就给当地的乡绅家放牛。 1901年,12岁的竺梅先随哥哥去上海谋生闯荡,成为何源通五金杂货号的一名学徒。 他一边努力工作, 一边坚持去夜校读书, 勤奋好学, 自强不息。 为了生存, 竺梅先曾做过电车售票员、 中美交易所经纪人、 西装店店员, 还开办过民生纸盒坊、 一新印刷所, 逐渐展现出了商业才能, 并坚持走孙中山先生所倡导的 “生产救国、 实业救国” 的道路。

  

  1931年, 竺梅先与好友金润庠合作,先后购得嘉兴民丰造纸厂和杭州华丰造纸厂,担任董事长, 涉足造纸业。 20世纪30年代, 中国民族造纸工业基础薄弱, 技术落后, 同业间相互倾轧, 许多纸品都不得不依赖进口, 巨额利润大量外流。 为了改变这一状况, 竺梅先以民丰、 华丰的名义, 积极与各民族造纸厂协商, 最终联合苏州盛华厂、天津振华厂等5家造纸厂,于1932年在上海成立了国产纸板联合营业所, 签订协议, 定产定销, 从而化解了同业矛盾, 稳定了市场价格。 与此同时, 竺梅先还特别重视新产品的研发投产, 聘请外国专家, 引进国外先进机器, 建造生产线。 他曾亲笔撰写对联: “国步维艰, 端赖自强不息; 民生凋敝, 务须努力生产” 以此自勉并砥砺员工。 苍天不负有心人, 民丰造纸厂于1934年试制薄白板纸成功, 两年后又试制卷烟纸成功, 填补了国内长期的技术空白, 一改本轻利重的卷烟纸被舶来品垄断的被动局面。 随后, 民丰造纸厂生产的 “船” 牌国产卷烟纸获得了东南三省及上海、 天津两个特别市的卷烟纸制造专利权, 迅速打开了国内市场, 并享有良好声誉, 为抵制外来产品倾销、 发展民族工商业贡献了一份力量。 竺梅先也因此成为中国近代民族造纸工业的先驱人物。

  慷慨解囊 救死扶伤

  1937 “八一三” 淞沪抗战爆发, 中日两国军队在上海展开了长达3个月的血战。 此时, 竺梅先也坚守在上海, 与祖国同生死、 共患难。 他毅然将抗日救国作为第一要务, 担任上海市各界抗敌后援会委员, 投身各项爱国活动。 为了响应 “有钱出钱, 有力出力” 的抗战号召, 他带头捐献了相当于购买一架飞机的巨款, 民国政府主席林森特为其颁发嘉奖状。 随着沪战日趋惨烈, 伤亡将士日益增多, 竺梅先迅速筹建了 “国际红十字会伤兵医院” 医院邀请医疗专家及爱国志士达上百人, 共救护伤员达4000多人。

  除了捐献巨款和救护伤兵, 竺梅先还以名下宁绍轮船公司的力量, 疏散大批难民。 会战期间, 数万名难民涌入租界, 急欲乘船离沪避难。 租界当局邀集各轮船公司商议疏散事宜, 许多公司都因顾虑船出吴淞口恐被日军轰击, 无人应允。 当此之时,竺梅先挺身而出, 承担了这一危险任务。他考虑周详, 先按照战时航运业惯例, 向德国驻沪领事馆申请注册, 在船上悬挂德国国旗, 以避免日军攻击。 他还将 “新宁绍” 轮改名为 “谋福” 轮, 寓意为同胞谋福利, 饱含深情。 漫漫硝烟中, “谋福” 轮穿越敌人无情的炮火, 日夜往返沪甬、 浙东各地航线, 累计运送人数达数十万, 成为解救华夏同胞的 “诺亚方舟” 同时, “谋福” 轮还冒险为第三战区抢运大批军需物资, 如布匹、 军鞋、 医药用品等, 支援抗日。 家国危难之时, 竺梅先不顾个人安危,竭尽全力, 解救万千同胞于水火, 此情此义令人心生敬意, 感佩不已。

  毁家纾难 护佑灾童

  孩子是战争中最无辜、 最令人心痛的牺牲品。 上海沦陷后, 战争初期成立的难民收容所和慈幼院等慈善机构相继撤销, 大批孤儿重又流落街头, 挣扎在死亡边缘。 竺梅先目睹此情此景, 在宁波旅沪同乡会董事会上慷慨陈词: “国家灾难深重, 希望寄托在下一代” 竭力主张创办灾童教养院。 此提议立刻得到董事们的赞同, 并决定由竺氏筹办并担任院长, 其夫人徐锦华为副院长。 此后, 竺梅先多方筹措, 募足了第一年的预算5万元。 他将院址选在家乡奉化泰清山上的泰清寺内, 修建了校舍等设施, 并聘请约70名优秀的教职员工, 共计收养600多名灾童 (包括当地贫困儿童) 为了保证教养院师生的安全, 他还特别邀请同情中国抗战的国际友人戴安德 (法籍) 安得尼 (英籍) 担任董事,将教养院命名为 “国际灾童教养院”

  

  19389月, 教养院正式开学, 设有幼儿部、 小学部、 初中部, 教养兼施, 德体并重。 教养院特别重视将文化教养与抗日救亡相结合, 民族英雄岳飞的 《满江红》 和文天祥的 《正气歌》 等爱国诗篇都被列为国文教材; 院方还经常邀请著名人士如陶行知等作抗日演讲, 并组织演出队进行抗日宣传, 在当地颇有影响。 特别是由竺梅先的秘书徐无生作词的 《院歌》 70多年后,如今已耄耋之年的当年院童陈舜根老人依然清楚记得并能动情吟唱: “吾生多幸, 值风潮鼓荡, 卷入洪炉百炼千锤成铁汉……家山虽破, 有黄农裔胄,五族同胞一德齐心修学业……” 句句寄予着对广大院童的殷切期望。 教养院成立不久, 宁波、 奉化相继沦陷, 物价飞涨, 前期募集的经费已告用罄, 资金来源困难, 从此竺氏夫妇承担下全部费用, 勉力支撑。 1940年, 浙东灾荒, 粮食供应紧缺, 竺梅先被推选为浙江粮食救济委员会主任, 他辗转从浙南购得15万石粮食, 冒着被伪军搜查和土匪抢劫的危险运送回奉化, 以救桑梓和教养院之难。 由于长期的辛劳奔波, 竺梅先积劳成疾, 经常咯血不已, 但他仍抱病为孩子们操心操力。 1942年春, 竺梅先拖着病体去浙江永康为教养院采办粮食。 舟车劳顿, 他如风中之烛, 再也抵抗不住病魔的侵袭, 倒在了异乡的土地上。 530日, 竺梅先因病逝世,年仅54岁。 当其灵柩运抵泰清寺时, 沿途迎候的当地百姓和教养院师生, 痛哭不已,山路上跪满了教养院的学生, 山谷中回荡着悲恸的哭声。 竺梅先在弥留之际, 依然念念不忘全体院童, 他一再叮嘱夫人: “一定要把孩子们好好抚养下去, 直到他们能自立为止。 为了完成先夫遗愿, 竺夫人又艰难维持教养院一年多, 直到最后一批灾童毕业。 由于经费、 粮食无继, 1943923日, 历时五载、 功德无量的奉化国际灾童教养院被迫停办。

  据统计, 办院5年, 竺梅先共耗资达30多万元, 再加上此前他为支援抗日捐款捐物以及筹建伤兵医院, 其实际所耗资金已无法准确计算。 在他病故后, 竺夫人徐锦华邀请至亲好友会同会计师, 在上海清理其身后财产, 才发现昔日名闻上海、 富甲一方的实业家 “竺大班” 早已将持有的民丰、 华丰造纸厂等4家公司的股票全部抵押给银行, 为了支持抗日救国和护佑无辜难童, 献出了自己的毕生精力和全部财产。

  彪炳史册 精神永传

  “皑如山上雪, 皎如云间月。 竺梅先为国为民的高尚情怀感天动地, 永世铭记。值得称道的是, 竺氏夫妇倾注全部心力护佑的院童们, 后来都长大成人, 报效祖国。教养院解散时, 30多名学生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浙东三五支队, 走上了卫国战场, 为抗战胜利做出了贡献。 其他学生也由于在教养院受到的良好教育, 有的继续求学深造, 有的走上了工作岗位。 虽然各自际遇不同, 但有一点是相同的, 那就是600余位院童, 没有一人去做汉奸走狗、 出卖祖国。 竺梅先夫妇如若地下有知, 看到他们当年播撒下的爱国主义的种子生根发芽, 定会含笑于九泉, 倍感欣慰。斯人已逝, 幽思长存。

   19888月, 建院50周年暨竺梅先百岁诞辰, 60多位院童从美国及中国各地赶来, 先至竺梅先墓地致祭, 再去泰清寺遗址追思, 表达他们对两位院长的感恩之情。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19908月, 由院童出资、设计、 拟名并题字的梅华亭竣工完成, 亭名取自竺梅先、 徐锦华二人之名, 以兹纪念。 20111月, 奉化市政府正式发文, 同意在莼湖镇泰清山择地建造奉化国际灾童教养院纪念馆, 并申报成为当地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70余年的岁月流逝, 曾经的灾难渐行渐远, 曾经的硝烟也消散淡去。 当年的国际灾童教养院原址, 如今已不复存在, 取而代之的是烟波浩渺、 水天一色的泰清山水库; 当年无依无靠、 少不知事的院童,如今也变成须发皆白、 饱经风霜的龙钟老者, 亦有许多已不在人世。 但有关竺梅先、 徐锦华夫妇救国救民的动人故事, 依然流传于后人的口中, 如同青山碧水间的那座梅华亭, 屹立于世人的心间, 成为爱国主义的不朽丰碑, 永远传颂着那战火纷飞年代谱写的一曲大爱之歌。

  作者单位: 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责任编辑: 田小燕

上一篇: 陈仪与国民政府接收台湾

下一篇: 孙中山背后的支持者-华侨资本家孙眉事略

您是第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