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恺的留学生涯

          

  文/旻枫

 

  1937年7月7日夜,宛平城外的日军藉口演习时走失一名士兵,挑起冲突,制造卢沟桥事变,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

  随着日军战火的蔓延,正在荷兰Delft高等工业大学留学的严恺,再也看不下日军犯下的暴行,无法继续在宁静的教室里钻研学问。9月24日,他致函中央研究院,要求马上回去报效祖国。函称:“迩来国难日亟,国家正当需要集中各项人才为国效命之时,生遥居海外,月耗国币数百,扪心自问,实属不安。拟即回国参与救国工作,尚恳钧院准予所请,则生于奉命之后,当即束装返国,不胜期待之至。”爱国报国之情,溢于言表。

 

1937年9月24日严恺关于请求回国事致中央研究院函

 

  

  严恺,祖籍福建闽侯,1912年8月生于天津,旋随父母迁居北京。父母相继去世后,与二姊一起南下宁波,投靠当时正在沪杭甬绍段铁路任见习工程司的二哥,先后就读于宁波敬崇小学、四明中学。1927年考入浙江省第四中学(现宁波中学)。1929年高中未毕业即考入交通大学唐山工学院土木系。1933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沪杭甬铁路杭州工务段任实习员。10月,到湖北武昌,任省会工程处工程员,参加武昌城市建设和防汛等工作。

 

严恺(1912-2006年)

  

  1935年6月,报上登出中荷庚款管理董事会委托选派水利技术人员赴荷留学公告,招考1—2名“国内外大学土木水利科卒业,曾在水利工程方面服务或从事研究工作二年以上,并熟谙德文者”,赴荷兰Delft高等工业大学学习水利工程。留学期限为3年,其中以2年为实习工程时间。严恺一看条件适合,马上报名投考。

  中国政府用官费公派学生赴荷兰留学,这还是第一次。最大的原因还是国家财政困难。1901年清政府与西方列强签订《辛丑条约》,被迫向各国赔款白银4.5亿两,从此中国人民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美、俄等国开始退还庚款,1925年10月,荷兰政府也宣布自1926年起将应付的庚款全部交还给中国政府,用于水利和文化建设事业。但直到1933年4月,中荷两国政府才就荷兰退还庚款如何使用一事达成协议,双方同意就退还庚款的65%用于水利事业,35%供作文化用途;另在荷兰政府的积存款项中,拨出40万盾,成立中荷文化基金,并将基金每年所生利息的40%,交由中央研究院,作为派遣中国学者及学生留学荷兰的经费。正因为有了这笔经费,才有了此后赴荷兰留学的举动。

  1935年赴荷兰的留学考试,共有8名考生报名,所考科目计有国文、外语(德文、英文选其一)、水力学、静力学、河工学、灌溉学及口试等,7月8—10日在南京成贤街中央研究院举行。考试结果只有严恺一人及格被录取。

  9月23日,严恺从上海整装束发。25日抵达大连时,遭到了日本人的严格盘问。30日到达满洲里,并搭上西伯利亚火车赴欧,10月6日抵莫斯科,9日到柏林,当晚抵达荷兰海牙。

  欢天喜地的去留学,入学时却遇到了麻烦。原来荷兰Delft高等工业大学章程规定,凡欲入该校之学生,必须经由荷兰中学毕业考试合格,方能进该校正式修业。如外国人未经荷兰中学毕业而直接入学,须得到荷兰教育部的特许。一筹莫展的严恺一面请我国驻荷兰公使金问泗先生与荷方交涉,一面自己找学校相关教授打探消息。他自己认为,在国内情形每况愈下的时候,在国外的留学生责任更加重大。除了要特别关注水利专业外,还应多作其他课外研究。为不耽误学业, 1935年12月30日,严恺经中国驻荷兰公使金问泗介绍,入Delft高等工业大学所办之水工实验所实习,一边学习荷文,阅读关于水工模型原理及技术的书籍,一边观察并参与各种实验活动。

  为更多地阅读校内德文书籍,严恺决定到德国学习德文。1936年3月26日,他正式入柏林大学附设的德语学院学习德文。在德期间,他常利用余暇前往柏林高工旁听功课,并获准随柏林高工的教授参观北德的军港、汉堡港及其他运河护岸拓地等工程。

  经过金问泗先生的努力,1936年9月11日,严恺获准在Delft高等工业大学注册,成为第五年级的正式生。在校期间,严恺争分夺秒,抓住每一个学习的机会,除每日随第四、五年级听讲学理与设计课程外,还先后作了钢桥、钢骨混凝土货栈、工厂、钢铁房屋、铁路终点、灌溉、垦殖及水电等八个设计,涉猎的范围很广。1938年6月,他参加学校工程师考试,终于获得了工程师学位。对严恺在学校的表现,Delft大学的教务长如此评价:“严生在十五名考试人中位列第二、三名之间,而其所学水利工程,学识已足应用。如加以数年之实际工作经验,则益臻完善。”

 

中国驻荷兰公使馆关于严恺在Delft高工专校毕业事致中央研究院的公函

   

  1938年9月,严恺离开荷兰。在顺访德国、瑞士后,年底回到昆明。此后,他相继担任中央大学水利系教授、黄河水利委员会技正及黄委会宁夏工程总队长、上海交通大学水利工程系教授等职,投身到水利教学和黄河泥沙治理、钱塘江堤坝防护等工作中。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严恺先后参与天津塘沽新港、长江黄河治理、海岸防护、葛洲坝和三峡工程等大型水利建设,创办华东水利学院(今河海大学),担任该校校长,当选为中科院院士,为新中国的水利事业呕心沥血,作出巨大贡献。

 

河海大学严恺院士塑像

 

上一篇: 阎锡山闯关

下一篇: 胡适与邮政纪念日

您是第 位访客